<acronym id='tj59i'><em id='tj59i'></em><td id='tj59i'><div id='tj59i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tj59i'><big id='tj59i'><big id='tj59i'></big><legend id='tj59i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1. <dl id='tj59i'></dl>
    <ins id='tj59i'></ins>

      <code id='tj59i'><strong id='tj59i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<span id='tj59i'></span>

      1. <tr id='tj59i'><strong id='tj59i'></strong><small id='tj59i'></small><button id='tj59i'></button><li id='tj59i'><noscript id='tj59i'><big id='tj59i'></big><dt id='tj59i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tj59i'><table id='tj59i'><blockquote id='tj59i'><tbody id='tj59i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tj59i'></u><kbd id='tj59i'><kbd id='tj59i'></kbd></kbd>
        1. <i id='tj59i'><div id='tj59i'><ins id='tj59i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i id='tj59i'></i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tj59i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神奇的狀元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35

              貞觀元年,這一年田老萬和老伴桂英老兩口子都快五十歲瞭,一直也沒有生個孩子,這讓老兩口子愁得是不得瞭,這可是大事,沒有個孩子,將來誰給我們兩口子養老送終?

              “求求您瞭,老天爺;求求您瞭,送子觀音菩薩。哪怕讓我們生個肉蛋也行!”他們每天都這麼虔誠的祭拜著,祈求著。

              沒想到神仙還真是顯靈瞭,老伴桂英懷孕瞭。天大的喜事,我們老田傢有後瞭,沒有比這更讓人高興地的事瞭,他們是給各路神仙燒瞭三天高香, 感謝瞭三天,同時也慶祝瞭三天。

              時間飛逝,日月如梭,眼看著算計著就到臨產期瞭,可是桂英一點反應也沒有,這讓老兩口子感到十分的納悶,都這麼大歲數瞭,還懷孕,這事也難以啟齒,他們就這麼瞞著。又過瞭有大半年的功夫,總算就要臨產瞭,老兩口沉浸在歡樂之中。

              但等接生婆給他們接生下來的時候,他們卻傻瞭眼瞭,除瞭有嘴有眼以外,分明就是一塊肉蛋。

              “這是怎麼搞的?難道我們向上天祈求過肉蛋兒,他們就真的送給我們個肉蛋?肉蛋就肉蛋吧,唉!這都是命。”老兩口這麼想著。

              “爹,娘,你們就收下我吧,我會給你們帶來好運的。”肉蛋兒開始說話瞭。

              老兩口驚奇瞭,哪有剛來到人間就會說話的?“莫非你是?”

              “爹,娘,你們想多瞭,我就是你們的兒子,是上天送給你們二老的兒子。”肉蛋兒肯定的說道。

              這事慢慢的就這麼過去瞭,老兩口精心照顧著這麼個肉蛋兒。也太辛苦瞭,光洗尿佈就得用好多水,附近又沒有,得到遠處的山腳下去挑,很費力的,況且田老萬年齡大瞭,腿腳不是太方便。

              “爹,您不用去挑水瞭,你用镢刨下三尺去,在咱傢的院子裡那塊石頭下就有個泉眼。”肉蛋兒說道。

              有這等好事?田老萬照著兒子的話做,果然在三尺地下有個泉眼,水就這樣嘩嘩的流瞭出來,這下可省大勁瞭。

              沒想到這消息不脛而走,村裡的趙財主知道瞭,他跑來看瞭後就把田老漢兩口子和他的肉蛋兒趕走瞭,他欺負田老萬兩口子年齡大, 還有個不成器的肉蛋兒子,認為他們傢沒有戲瞭。天下之大,莫非王土?村裡的一切都是我的。就這樣他把田老萬的草房和這可口井都霸占瞭,送給瞭田老萬傢一口破敞篷, 算是能讓他們遮風擋雨瞭。

              趙財主霸占這口井他可不是為瞭給鄉親們提供方便,他是要收費的,你想從我這裡打水,你得給我交錢,沒有錢你就到外邊挑去吧。

              “哪有這等事情?”田有萬咽不下這口氣去,老兩口在破敞棚裡唉聲嘆氣的。

              “爹,娘 ,你們二老放心,過不瞭三天,我們還會搬回去。”肉蛋兒這樣安慰著父母。

              就這樣當天晚上就雷聲大作,一個個響雷就在田老萬的老宅子上空炸開瞭,嚇得趙財主老兩口子鉆在被窩裡大半宿就沒敢露頭。

              第二天,風停瞭,雨住瞭,趙財主的老伴說啥也要搬回去,“這房子我們住不瞭,壓不住。”她對趙財主說。

              “扯蛋,他一個窮棒子都住得瞭,難道我趙財主還住不得?打雷下雨還不是正常現象?”就這樣在趙財主的一再堅持下,他們沒有搬回去。

              天有不測風雲,人有旦夕禍福。這不半夜裡又風雨交加,雷聲大作瞭,這次老天爺可不再和他玩虛的瞭,“咔嚓”一聲一個炸雷下去,趙財主可就趴下瞭,腦中樞不聽使喚瞭,癱瘓在床上瞭。

              這次趙老財的老伴再也不敢在此居住瞭,找人把趙財主抬回去瞭。就這樣田老萬和老伴帶著肉蛋兒又回到瞭他們自己的傢裡,井水自然是和鄉親們同享瞭。

              話說趙財主的兒子趙強,三十多歲的年紀,老子英雄兒好漢,平時也是個武愣青,在村裡沒敢惹他的,他心想,“這一切都是田老萬傢那個肉蛋兒惹的禍,他們傢要是不生這個肉蛋兒啥事也沒有。冤有頭債有主,我非把他這個肉蛋兒給結果瞭不可。”

              就這樣沒過幾天,就在一天上午他就帶著村裡的一幫地痞流氓闖進瞭田老萬的傢,不容分說,抓起肉蛋兒來就往外走。田老萬老兩口子哪能攔住他們呢?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肉蛋兒被他們給搶走瞭。

              “完瞭,這回我們的肉蛋兒可是兇多吉少瞭。”待他們老兩口子緩過神來,追出大門口的時候,已早就沒瞭蹤影。

              話說趙強抓著肉蛋兒一路來到瞭村頭的空地上,他們要在這裡把肉蛋兒給做瞭,隻見趙強把肉蛋兒丟在地上,“你這個妖怪,害人精,我讓你再害人,再害人!”說完,他照著肉蛋兒就砍去,其他的痞子們也紛紛效仿,看來今天他們不把肉蛋兒砍死他們是不罷休瞭,好殘忍呀!

              也不知是怎麼搞的?趙強他們的刀就像是砍在瞭石頭上,借著貫勁都彈瞭回去,都彈到他們自己身上去瞭,他們不但把自己的衣服割爛瞭,還一個個弄得血淋淋的,忽然間他們穿在身上的衣服也不知道弄到哪裡去瞭,一個個赤身裸體的躺在那裡“哎吆”。

              也算是借力打力,趙強他們把肉蛋兒砍瞭以後,隻是傷著瞭外表,就是把那層很厚的肉蛋皮給砍開瞭,就這樣肉蛋兒借勢出來瞭,也不知他從哪裡弄得衣服,渾身穿得幹幹凈凈的。

              “謝謝瞭,多虧你們幫忙,我改天再去登門感謝。”肉蛋兒對他們莞爾一笑。

              “啊,別謝瞭爺爺,你就饒命吧。我們再也不敢瞭。”這幫混蛋們在哀求著。肉蛋兒才不再理他們呢,他一路快跑著向田老萬傢裡跑去,他怕二老著急。

              再說田老萬老兩口子沒有找到肉蛋兒,以為這下完瞭,就這樣兩口子癱坐在門口起不來瞭。忽然他們就像做夢一樣,看著一個英俊少年向他們傢裡跑來,他們幾次使勁的揉瞭揉眼,“哎,這是誰傢的孩子呢?”他們正納悶著呢。

              “爹,娘,我是你們的肉蛋兒。”少年說話瞭。

              “啊?孩子你這是?”田老萬兩口子弄不明白瞭。

              “是剛才的那幫混蛋們把我的外套給砍開瞭,我這才有機會出來瞭,其實我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呢。”肉蛋兒說道。喜極而泣,悲喜交加,田老萬老兩口這回恣得不知道說什麼好瞭。

              一晃十幾年過去瞭,肉蛋兒進京參加瞭考試,這回他一舉中的,考取瞭狀元,從此田老萬和他老伴的命運可就發生瞭翻天覆地的變化瞭,你看這回他們確實可以真真正正快快樂樂的過一個幸福的晚年瞭。